自来水到底能不能喝?


水源、土地和天然资源部长赛维尔说了件“振聋发聩”的事,全国自来水皆可安全饮用,他自己就是直接饮用自来水的,国家…

对中东人的偏见


赛城发生了一宗“撞了逃”事件,受害人阿美拉伤重逝世,年仅31岁。意外天天有,为什么我关注?理由有三。一是因为发…

万水千山纵横


敞篷的MX5在大道飞驰,强劲的Linkin Park在烈风中震荡。我不否认这样很“阿炳”,但很快乐,尤其喜欢随…

杀人者死


小时候看日本动漫,少年到处实验初获的超能力,他分解蝴蝶的双翼后,却发现再无法还原。不知是哪个角色说的:你无法创…

老师没有羞辱我


换作三十年前,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爸妈不会知道。老师说我字体丑,多没面子,大概不会对父母说。我的美术老师…

买贵了


我很佩服财政部为MRT2地底工程重新招标的决定,当然,我这话可能说得太早,因为首相马哈迪刚刚又说会再考虑。为什…

一朝天残脚


晨起如常想喝咖啡,以比平常慢两倍的龟速挣扎到厨房,泡了一杯啜了一口,才惊觉自己竟无能把咖啡拿到书房。我原来习惯…

历史好烦


吉隆坡开埠功臣是叶亚来,但不能是叶亚来,怎么能是叶亚来?这里是马来西亚,吉隆坡发展为最重要的城市,难道我们都得…

我爱这波德申海浪


巫统阿末扎希宣布说国阵杯葛波德申补选,不派候选人。既无胜算,找个堂皇的理由置身事外,少烧冤枉钱,免得像马华几乎…

罪恶公路


如果犯法是错的,那么马来西亚公路上都是罪人,这些都是罪恶公路。我们畏惧法律,唯独觉得交通规则仅供参考,要不要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