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歪论


成功,没那么难。很多人觉得成功很难,他们心里想象的成功,就是马云、Bill Gates、Steve Jobs,…

鱼腩变天记


飞镖队名取为”鱼腩”,粤语有Loser的意思,一开始大家就觉得胜利无望,但既然喜欢玩飞…

少话


我有一个老朋友,一打开话匣子便口若悬河,流水不断,完全没让人插话的缝隙。你硬要插一句,说不到两个字就会被水冲走…

黄牛之必然


黄子华说这是他最后一场栋笃笑,我先听着。我对艺人的承诺像对政客的一样,信一半已嫌多,张国荣封麦复出便是一例。但…

我们的马来西亚


我和你一样,509那晚一直守到凌晨四点。也许和你不一样的是我不敢抱希望,要把六十年的盘根老树推到,谈何容易。甫…

我是网路沙包


在网路世代以前,老说写作人孤独,孤独地在创作,作品发表以后也不知道读者反应。现在不一样了,除了写作还是一个人完…

也來戰林韋地好了


越来越多人喜欢骂/战林韦地。林韦地是何方神圣呢?艺文圈以外的朋友可能不清楚,他是个三十出头的医生、作家(注意不…

没有学不会的事


我是路痴,曾经迷路两小时不断经过目的地两百次而没有发现。我不懂摄影,只懂得瞄准然后按钮。我不会烹饪,微波炉于我…

当灾难变成习惯


悬挂的电视机开始摇晃的霎那,我以为自己喝醉,但自己才喝着第一杯,自是不可能。我问酒保何事,她轻描淡写的说:“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