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好電影


我去看《大娛樂家》(The Greatest Showman)的情況和以往有點不同,我向來要選擇電影總會先看“…

抄捷径,有什么不好?


抄捷径,听起来总让人觉得是急功近利的小人做法。连续剧里头年轻主角总不屑父荫,坚持从低做起,一副上进的样子,其实…

記憶拼圖


我和我最要好的朋友阿達聚會,我談起一首張國榮的舊歌《明月夜》,是華語版的《沉默是金》。當年初中二吧,阿達叫我和…

飛鏢志


也許這是男人的通病–找藉口。擲飛鏢是一個完全沒用的游戲,就好像賽車一樣,但不知怎的,都很好玩,讓我…

爲什麽我厭惡當評審


有的事情就算厭惡也還是必須做,第一因爲有意義,第二因爲偶爾會看到希望,就比如說當文學創作比賽評審。 本來讀好文…

真正的许愿池


几乎每个水池里都会看到闪闪的硬币,那些七零八落未成真的愿望。明明只是水池,却老是有人把它想象成许愿池。许愿这回…

爲什麽我厭惡拍照


我倒不是絕對的厭惡拍照。 年輕的朋友大概沒有經過那個菲林的年代,也不過是約莫二十年前的事。在數位攝影普遍以前,…

校園比賽和現實脫節


我深覺校園内的一些比賽有必要改善,我就我有參與評審工作的演講和詩歌朗誦比賽來談。 記得小時候我參加演講比賽,臺…

玩物励志


我也不是不知道飞镖游戏没什么益处。赛车,至少技能可部分转用到日常;魔术,至少可以娱乐亲友。这种电子飞镖不过是单…

为什么我厌恶婚宴


听说小李离婚,我很生气,打电话给他:“还钱!” 他问:“什么时候欠你钱了?” “你的婚宴我付了一百块贺仪,加上…

为什么我厌恶通电话


在智能手机普及以前,简讯便开始流行了,还记得当时一则简讯要一毛钱,我有点抗拒使用。朋友美凤告诉我,亲戚的孩子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