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蛋破壳


“我们是不是老了?”诗友兼战友黄建华问在《诗无jidan:再509》之后。那场诗歌朗诵会的参与者年龄大多不过三…

灰暗时,想到周金亮


从中学开始知道周金亮,我是台下的学生,看他在台上弹吉他唱歌,万想不到以后会互相认识,还同台演出。认真回忆一下,…

老男孩镖队的奇迹之战


很诚实的说,全国赛当天我的目标是:第一场不要输。这要求大概不可能再低了。前一年比赛我们组队,队名叫“鱼腩”,抱…

“新界只牛”


我很努力了,为什么还不能成功? 有两家飞镖店的老板,一位叫维胜,一位叫麦克。因为长时间在店里,两人都有很多时间…

一朝天残脚


晨起如常想喝咖啡,以比平常慢两倍的龟速挣扎到厨房,泡了一杯啜了一口,才惊觉自己竟无能把咖啡拿到书房。我原来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