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贼工会


这天盗贼工会开会员大会,贼头,噢不,会长先到会所。会所供奉着神明,神明的形象是一只鸡,圣名”鸡偷“。左右护法一…

追名逐利未必愚昧


无意间读到数年前新加坡医生张庆祥的遗言,他年纪轻轻不幸患上绝症,劝世人莫穷一生追名逐利。不知怎的,我隐隐然觉得…

鸡蛋破壳


“我们是不是老了?”诗友兼战友黄建华问在《诗无jidan:再509》之后。那场诗歌朗诵会的参与者年龄大多不过三…

灰暗时,想到周金亮


从中学开始知道周金亮,我是台下的学生,看他在台上弹吉他唱歌,万想不到以后会互相认识,还同台演出。认真回忆一下,…

老男孩镖队的奇迹之战


很诚实的说,全国赛当天我的目标是:第一场不要输。这要求大概不可能再低了。前一年比赛我们组队,队名叫“鱼腩”,抱…

“新界只牛”


我很努力了,为什么还不能成功? 有两家飞镖店的老板,一位叫维胜,一位叫麦克。因为长时间在店里,两人都有很多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