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反ICERD


看到反ICERD集会顺利、成功举办,不少对种族平等抱有期待的国民表示失望。别。我可能是少数不失望的,而且在集会…

圣斗士小强


509后即久未想起依布拉欣阿里,可惜好景不长,老练的政治人物就是有办法让你不得不看到他。他在土权组织大会前先来…

Dead & Gone


辱,是个怎样的概念? Dolce & Gabbana这家意大利名牌,做了个视频广告宣传将在上海举行的时…

抗议“欠债还钱”!


我正在筹划示威,到银行门口抗议每月要还房贷车贷。经济不景气,收入不够,还要还钱?这不是太没天理了吗?有谁要加入…

一切形式的种族歧视


西蒂卡欣很可能是马来西亚最酷的律师,我说的不只是外型。她染了一头金发,有别于一般律师;她不戴头巾,说可兰经里根…

爱惜羽毛


连环杀手落网后,其邻居的说法通常是:想不到啊!他平日就是个平常的好好先生。平日看到的,终究是日常一面,阳光底下…

自来水到底能不能喝?


水源、土地和天然资源部长赛维尔说了件“振聋发聩”的事,全国自来水皆可安全饮用,他自己就是直接饮用自来水的,国家…

杀人者死


小时候看日本动漫,少年到处实验初获的超能力,他分解蝴蝶的双翼后,却发现再无法还原。不知是哪个角色说的:你无法创…

肥鲸掠水记


《肥鲸掠水记》这本书最近好像很红,我还没读,猜想说的是刘特佐Jho Low“得咗”然后“走路”得故事吧。我不想…

好运可以学来吗?


李宗伟患鼻癌?全马最fit的人,世界羽球一哥,怎么会三十几就病了?这是怎样的坏运气?我想起一个同期创业的同辈,…

新马来西亚乎?


马来西亚日的第一分钟,不知从何处天空传来巨大烟火声,国庆日刚过,我国是少有庆祝两个和建国相关节日的国家。这天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