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团体都有一个怪咖


几乎没有人知道我是虚构协会的理事,也很少人知道有这团体。我们的宗旨是维护虚构自由,为了贯彻虚构的宗旨,连这个宗…

小户注定要被大咖欺负


今年不知犯了什么,才过半年,就吃了三次大亏。先是遇到中国老千,下来是投资对象经营不善,有一家公司突然结业,也没…

沉冤难雪


一个老人躺在病床上,心中怀着30年的歉疚–当年他致死一个大好青年,只是为了一笔未明的小额款项,使得…

竟敢说吸毒无罪?!


卫生部长大可学一些其他政治人物,当官以后安分守己,每天无惊无险又到五点,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医院漏水了修一修、新…

排队买炸鸡


我也排队买炸鸡,怎么没人把我拍下来,然后网路疯传,称赞我亲力亲为,没有使用熊猫app叫外卖? 排队买炸鸡本不是…

山头主义之败


数年前我被几个非政府组织拉进去当理事,在此之前对社团、协会的内容和作为几乎一无所知,但不久后就学了一个词:”山…

历史的玩笑


上次去香港不知是几年前,计程车内和司机闲聊,不知如何谈到中港关系,他指向街边的一些行人:“这些便是大陆人。”我…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柔佛王储东姑伊斯迈在社媒发文说,有的事情只有皇族可做,就好像老鹰和雀百灵飞行的高度不一样,居然惹来网民非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