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蛋破壳


“我们是不是老了?”诗友兼战友黄建华问在《诗无jidan:再509》之后。那场诗歌朗诵会的参与者年龄大多不过三…

烂小说


我生于第93页 无亲无故无名无姓 我的一生从街头开始 在第94页结束 碰巧为主角挡了一颗 过路的子弹 倒地时衣…

旧约


地点说好 不在埃及 时间奴役我们 必须脱逃 投入不知方向的行走 投入饥渴 投入爱 时间来不及说定便动身 行程于…

天花乱坠


我把身上的刺 一一拔除 (when producing the rose) 在你缓缓靠近的时候 多希望把我带走…

绿靴子


热带天气,帽子不宜 还是送一双 绿靴子 鞋子不新 不记得哪些人穿过 依稀一个韩国的摇滚乐手 一个南国的投资顾问…

我醒在北韩


一觉醒来 头发竟整齐服贴 昨夜是谁用主义的发胶 在睡眠中 一根一根 重新定型 早餐如常面包鸡蛋 而妻 她我不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