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醒在北韩


一觉醒来 头发竟整齐服贴 昨夜是谁用主义的发胶 在睡眠中 一根一根 重新定型 早餐如常面包鸡蛋 而妻 她我不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