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没有羞辱我


换作三十年前,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爸妈不会知道。老师说我字体丑,多没面子,大概不会对父母说。我的美术老师…

历史好烦


吉隆坡开埠功臣是叶亚来,但不能是叶亚来,怎么能是叶亚来?这里是马来西亚,吉隆坡发展为最重要的城市,难道我们都得…

干嘛要团结?


老父在病床上招来三个不和的兄弟,让大哥轻易折断一支筷子,然后再给兄弟一把筷子,便不易折断了。这个故事大概任谁都…

肥虾和希盟百日新政


希盟执政百日,未能兑现全部大选承诺。朋友肥虾说:“投错票,信错人啊!”我看着肥虾把一大块沾满咖喱汁的Roti …

怎样说情話


女人喜欢听甜言蜜语,八岁到八十岁都一样,无论是说出来的情话,还是写在纸面上的。我想很可能因为女人天生就是语言天…

还是不要开Grab/Uber


我真的很喜欢Grab和Uber的召车服务,方便之极,几乎何时何地都能召到车子。这意味着什么呢?很多人在开Gra…

选举作弊用魔术?


选委会增加一个触碰选民手指的投票程序,避免作弊者戴指套沾墨后脱掉再重复投票。这措施特别吸引我注意,因为我曾是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