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怎样排斥以色列?


我国政府禁止以色列运动选手入境,以致国际残奥委员会取消大马今年中举办世界残障游泳赛的资格。尽管我对运动不关注,…

喂!千王之王在这里!


最近伊丽莎白.霍姆斯的故事流传,朋友说她骗了几十亿很”了不起“,我忿忿不平,伊丽莎白算老几?这种故事这个时候在…

读万里路


也许一切要从詹宏志的《读书与旅行》说起。 我忘了为什么当时我在台湾,只记得那些必然的疲惫感,心中满满的怨怼。我…

律师跳舞


我怀疑我会写时事专栏写到患忧郁症。要写,就得看新闻,而新闻是负能量辐射区,被大肆报导的十之八九是坏事、惨事、蠢…

忘了和尚也是人


我打从心底真诚地尊敬僧人,倒也不完全是因为宗教理由。僧人无疑是佛教的代表,但让我更敬佩的是,一个人能为自己的信…

人鱼的故事


亲爱的F: 打开香烟盒看到最后一根烟时,总有一种落寞,仿佛预见自己最后的光辉,仿佛必须实践那许过无数次的诺言,…

十字架不是十字架


槟岛夜景忽然出现巨大而明亮的十字架,原来是一座公寓每层楼亮灯的位置刚好拼成。大多人哇一下也就算了,继续追连续剧…

古语有云:讲多错多


我最近开始质疑古人的话,“古人说”就一定是对的吗?现代人文科技发展都比老祖宗强何止千倍,何须老听他们的?唉,我…

绿靴子


热带天气,帽子不宜 还是送一双 绿靴子 鞋子不新 不记得哪些人穿过 依稀一个韩国的摇滚乐手 一个南国的投资顾问…

“新界只牛”


我很努力了,为什么还不能成功? 有两家飞镖店的老板,一位叫维胜,一位叫麦克。因为长时间在店里,两人都有很多时间…